班主任问答:学生不好管怎么办
2016年09月22日 发布人:发布人:管理员 撰稿人:撰稿: 摄影:摄影:
春添:王老师,我不是班主任,我今年刚刚毕业的老师,我今年带的半截班,现在初二。
  我和孩子们可能是关系太好了,我脾气也是蛮好的。现在上课有的时候,我都管不了他们,他们开始不听我的了,任凭我怎么说,现在即使我让说话的人上课站起来,对其他的人好像也没有什么效果,这可怎么办呀,我好郁闷呀。
  还有,上自习课的时候,我去班里辅导,总有人在那说“老师好”,弄得好好的自习也会因为我的出现变得一阵骚动。
  我想我真得完了,我弄不住了!!!!!!!!
  请您帮帮我哦。

 王晓春:找那些调皮的孩子课下谈,这个我是做过的,可是效果一般,还有,因为我能看出来孩子们对我的喜爱,所以,上课的时候我也说过,我说我希望我们成为朋友,我希望我们之间是一种和谐的关系,可是这要求我们共同的努力,如果你们上课时这样的状态,那么,这样的关系是维持不住的。我说完这个,孩子们也都是很赞同,也都马上就很乖很乖了,可是,没出两天,老毛病又犯了。
我是英语老师,我一开始想的是应该给孩子们提供一个畅所欲言的敢于表达自己的积极的环境,现在,孩子们上课回答问题真的是很积极,但就是我开头提到的那个问题就慢慢的出现了。

  春添:实际我知道在这个过程中,我犯了一个特大的错误,在开学刚刚3,4天的时候,那天的英语课在体育课之后,孩子们很浮,我那天讲的是练习,很重要的东西,然后我看到有孩子在那说话,我先暗示他,他没反应,后来我就使劲的把书往桌子上一拍,孩子们大概没有见过我这样,之后就特别的安静,可我发现,他们回答问题还有和我的配合都没有原来那么积极了,于是我就又开始温柔,微笑,开始下意识的活跃气氛,还好,一会,大家就又活跃起来了,在后来,有说话的,我也没有管,从这之后才现在这种状况就一直持续,大家觉得在我的课上说上一两句话,没什么。后来,办公室的老师告诉我,他说话,你就让他站起来,于是,我就照做了,可是,站起来一个,不说一个,其他的人好像什么都没看见,该说的还会说,这个办法也不顶用了。有的时候,甚至是我很生气的去说什么,做什么,他们还是有人在那嬉皮笑脸的,我是一直考虑到他们的感受,从来没有当面给他们弄难看,谁想到,小孩子们有的时候真的不懂事,哎。
  王老师,请您帮我分析一下,看看,我到底该采取什么样的办法呢?真得谢谢您。


  王晓春:维持课堂纪律靠什么?
  春添老师提出的问题非常重要。为什么很多大学毕业生满怀激情,下定决心做一个“微笑”型的教师,最后还是扳起面孔来了呢?为什么他们想走新路,最后还是退到老路上去了呢?
  如果让某些老教师评论这件事,他们可能会说,这是因为新教师“幼稚”“没经验”,学生的本质就是“得寸进尺”,你不能给他们好脸。教育就是这么回事。
  愚以为非也,容我慢慢道来。
  教师维持课堂纪律,通常有哪些路子呢?
  1、靠老师厉害,吓得学生不敢(主要是当着老师的面不敢)违反纪律。
  2、靠集体压力。什么检查呀,评比呀,扣分呀,为集体争光呀,虽然其中也有表扬的成分,但是其主要倾向是靠集体压力,吓得学生不敢违反纪律,他违反了要受到舆论的谴责。
  这两种路子是最常见的。
  你会发现这路子有两个共同点。一个是靠威胁,也就是说主要起作用的心理因素是学生的恐惧;第二个是都有明显的“人治”色彩,这种纪律是靠人对人的的压力和控制实现的。所以,在这样的氛围中长大的孩子,他们的基本功就是看教师脸色。这不是孩子的过错。既然你是“人治”,那么“顶头上司”的脸色当然就是最重要的了,它决定我的命运呀!
  这种人际关系实际类似“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不需要多高的水平就能判断,这实在不属于“先进文化”,实在是该抛弃的东西。即使很多还在这样做的老师,也承认这不是好办法。
  于是就有人要改革,特别是新老师,风华正茂,书生意气,要打开一个新局面,创造一种新型的纪律。这种追求非常可贵。
  他们的新路子通常是什么呢?
  3、靠师生关系好。我和学生做朋友,我让学生喜欢我。既然他们喜欢我,就愿意听我的话,何愁不守纪律?即使偶尔违反,我一提醒,他冲着我的面子,也就改了。于是不但能保证纪律,而且其乐融融。
  这种办法当然比“管卡压”要进步。但是细想,还是属于“人治”,只不过用“暖人治”代替了“冷人治”而已。学生看的,还是老师的面孔。
  要知道,学生看“冷面孔”已经看了无数了,现在突然看到了“暖面孔”,不啻吹来一阵春风。这时候他们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是释放,是放松,是“疏活疏活筋骨”。于是他们就闹起来了。其实这不是和新老师作对,这是他们被压抑的本性的某些方面显露出来了。所以你会发现,只要你一提醒,他就收敛,但是很快就又闹起来了。把这种情况看成“得寸进尺”我以为是很不准确的,他们对老师没有恶意,甚至他们自己都可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自然现象——打开闸门,水就流出来了。谁让你原来把水堵得那么死呢!其他老师们埋的炸弹,被改革者引爆了。
  所以,这种师生关系固然好,但是保持纪律的路子恐怕是不行的,不够的。
  于是改革者就有两种选择:
  一种,退回去,继续搞“冷面人治”。大部分青年教师在某些老教师的引导下,走的都是这条路。不久,他们也变成 “老教师”,可以教导新大学毕业生了。这地方我们就可以看出旧观念的强大力量,没有相当的勇气和本领,你跳不出它的手心。 
  还有一种选择:往前走。
  往前还有路吗?
  至少还有两个路子:
  4、靠培养学生规则意识。
  就是说,我在班里帮助学生自己制订一些他们认为必须的、对他们自身有好处的规则。开始宜少,逐渐增加。然后让他们自己体会,有了这些规则,他们可以活得更好,没有这些规则,不但妨碍别人,而且最终自己也要倒霉。“规则是我自己的需要,而不是别人强加给我的束缚”,当学生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自觉的纪律才有可能形成。这光讲道理不行,要让他们体验。慢慢来。
  有规则意识的学生重视规则超过老师的脸色,没有规则意识的学生才会“得寸进尺”。
  有规则意识人过马路看是不是红灯,没有规则意识的人过马路看有没有警察。这就是法治和人治的区别。
  5、靠老师讲课吸引力。
  课堂纪律是为教学服务的,但是教学也反过来对纪律有很大影响。讲课水平高的教师纪律问题自然少。只有那些讲课不吸引学生的教师,才乞灵于严格的纪律。因为你不爱听,所以我只好逼着你听。这实属无奈,而且也是无能。
  我建议春添老师多在4、5两条上多做文章,否则会倒退成“冷面人治”的。
  这两条都很难。
  因为我们周围的大环境还是“人治”的氛围,因为我们的纪律评比制度非常急功近利、目光短浅,所以您耐心培养学生的规则意识,可能要吃眼前亏的,没有眼光的领导反而可能会怀疑你能力差。
  至于提高自己的教学吸引力,这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下苦功的。
  人往往有一种毛病,知难而退。确实,走平路比走山路要容易,整学生比反思自身要舒服。这就是为什么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纪律总起来说还是靠“冷面人治”来维持。据我看这种局面还可能维持几十年,但是它肯定要变,而且正在变。
  我们的社会正处在人治向法治转变的过程中,而中小学又属于社会中转变较慢的保守的部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最好不要冒进。我建议您现在不妨人治法治两样办法杂而用之,一边探索新方法,一边让认同旧办法的校长和老教师大致也能接受您。我想,这样把短期效益和长远效益相协调,最有利于您现在的生存和未来的发展。
上一篇: 新课程教学中的关系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