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主义的回响(2018—2019学年度下期第7周)
2019年04月8日 发布人:综合办 撰稿人:谭冰瑶 摄影:

前几天,四川木里县的一场森林大火震动了国人的心。在这场大火中,三十名扑火队员不幸殉职,其中27人是凉山州森林消防指战员,1个80后,24个90后,2个00后。

消息传来,悲痛与惋惜之情溢于网络,人们纷纷向英雄致敬。英雄们的遗体运抵西昌时,不少市民和志愿者自发走上街头,迎接英雄们回家。这些一贯逆火而行的勇士用生命诠释:什么是忠于职守,什么是无愧于心。而我们在安全无虞的大后方发表意见时,理应更深切地体会到“英雄”一词还有残酷的一面。

这些年,消防员群体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太多感动。与此同时,消防也成了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之一。当我们说着90后如何如何、00后如何如何的时候,理应知道每一代年轻人里都有一批人志愿放弃安乐,奔赴危险。这种利他主义精神是一个社会宝贵的财富。我们还应该知道,多少鲜花和泪水都换不回逝去的生命。丈夫不会再回到伤心妻子身边,儿子不会再拨通母亲的电话,亿万人传阅的朋友圈已经永远定格了。

我们悼念这些英雄到底有何意义?当代究竟是否还需要英雄主义?

    按照《辞海》的解释,英雄主义的含义就是“主动为完成具有重大意义的任务而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和自我牺牲气概和行为”。英雄主义要通过具体的事件和人物来体现,其价值内核具有跨越历史、穿越时空的永恒魅力。英雄主义彰显的崇高价值,除了一般的具体社会意义外,在生命人格的塑造上更值得重视。

在白梅红墙的故宫雪景刷爆朋友圈时,“平安北京”微博发了一张图:雪中的天安门前,一个执勤的武警在风雪中笔直屹立,衣帽上堆积的雪已经结成了冰。他的脸冻得通红,鼻涕都冻成了冰渣。这是一种军仪的职业之美,一种英雄主义的阳刚之美,雪的冰冷更凸显着这种硬汉的坚毅、刚强和威严。

古罗马文论家朗吉弩斯在其名著《论崇高》中曾将这种人格培育喻为“伟大心灵的回响”,如果人一旦失去了这种对伟大心灵的感应和体悟,麻木、冷漠、猥琐就会接踵而至,人生必然因此阴暗卑下,与“自由”无缘。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真正的英雄主义精神,永远都不只是一种过去式的历史陈迹,不只是少数英豪的个人行为,而是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涵养、人格提升息息相关。一句话,只要我们还对自由、尊严、高贵的人生价值心存向往,英雄的心灵回响就不会断绝。

每个前进的时代都有英雄,而每个英雄并非是站在云端和神坛,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亲情的普通人。我们回顾历史追思英雄,并不是要耽搁在历史的苦难上唉声叹气,也不是要与英雄一样炸碉堡堵枪眼,而是要从历史中从英雄身上,塑造民族精神、民族魂,激励人民继续前进的信心和勇气。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如此需要提振我们的英雄文化。我们需要英雄精神的砥砺,我们需要更多英雄。

传承,才是对英雄最好的纪念。事业呼唤英雄,时代需要英雄。伟大的党、伟大的祖国、伟大的人民,必然是一个造就英雄辈出群星灿烂的时代。我们缅怀英雄,就要发扬其不怕牺牲无私奉献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争做新时代的英雄,在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伟大征程中,在平凡的岗位,做出不平凡的业绩。

上一篇:重庆八中树人中学含谷校区举行学生干部素质拓展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