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物语(2018—2019学年度下期第12周)
2019年05月13日 发布人:综合办 撰稿人:谭冰瑶 摄影:

很少有哪一个月,是像五月这样,总是清晨弥漫着雾,午后如同酷暑,夜风却又常常沁凉的如同山林里的流水。

春意阑珊,吹来的风裹挟着与以往不似相同的味道,有繁花落地后的哀叹,也有草木繁茂的乐语。和春天告别,夏天开始了。在这一节气中,大地上的蚯蚓帮着农民翻松田间泥土,王瓜的藤蔓开始日日攀长,这便是立夏时的物候景象。

在江浙一带,大好春光逝去,不免生出几分惜春的伤感,故备酒食为欢,好像送人远去,名为饯春。在后世,立夏有尝新的习俗,常言道“立夏见三新”,这“三新”指的是樱桃、青梅、麦子。而不久后,夏季上市的蔬果将毫无保留的向我们展示夏天的丰茂。

有关童年的美好记忆,总是发生在夏天,发生在这个万物繁茂的季节。以前的每个暑假都是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在乡间田野肆意奔跑,到了晚上,抬头便是满目星空。高空气流的流动,让星星像是在对着地上的人眨巴着大眼睛,忽明忽暗地闪着,与田间唧唧啾啾的虫鸣相应和。

夏风吹过枝叶,月光摇晃树影,有了虫鸣的夜晚,似乎独属夏夜。侧耳倾听,时高时低,时疏时密。它们就藏匿在屋舍墙边,小时候淘气,总想把它们揪出来看看,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才能这样长久地鸣叫一整个夏夜。蹑手蹑脚地走近发声处,以为不会被察觉,可才俯下身,响声骤停,真是小机灵鬼。

夏日的云也是迷人且百看不厌的。天空愈是晴朗,天上飘着的云就愈是立体。这样的云通常压得很低,却没有让人喘不过气的窒息感,相反,会让人心情畅快地想去拥抱它,忍不住想一个助跑过去扑倒在其中。晚些时候,夕阳照在云朵上,折射出不一样的光彩。云的无穷变幻,也给每天的夕阳带来不同的壮丽景象。夕阳和云,像是两个合作无间的伙伴,每天到点,准时在城市边缘上演精彩戏码,归途中的行人便是它们的最佳观众。一天结束看着天空,心绪也变得旷达,整日的困顿疲惫随着流云逝去,莫名生出“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的闲适。

初夏的风,虽不比春分那般温柔,但还算舒服,偶尔能透出几丝清凉。这时候我总会贪婪地想多吹一点,把这种清凉记在心里。到了午后它的风是暖的。怕热的人拿着蒲扇,躺在藤条椅上,默默扇着,夏风不解,一阵阵暖暖的风,穿堂而过。最舒爽的时候还是在夜里。夏夜璀璨星空,偶有虫鸣,劈开一个西瓜,西瓜的爽口与清甜夹杂在风里,满是夏天的味道。就是这种感觉,常常被写在夏夜晚风里面。

我想,夏天就是要听虫、看云和吹风的吧。人们常说,再也回不去那个夏天了,是那个捉不住窸窸夏虫的夏天?还是那个天空很高、云如奇峰的夏天?亦或是那个风很清澈的夏天?眼看着阳光明媚,树木忽然间长满了叶子,我又产生了那个熟悉的信念,觉得生命随着夏天的来临,又重新开始了。

夏日正好,少年且前行吧。

上一篇:青春的力量,在于前行(2018—2019学年度下期第11周)